週末在音樂季就看身邊的小孩在玩,一群看起來像是原本不認識的小孩湊在一起玩的,其中一個台灣小孩因為得不到周圍小孩的關注就推了一個混血小孩一把,混血小孩看著台灣小孩愣了一下,又繼續奔跑起來,台灣小孩得不到混血小孩的反應(至少要推回來或吵架吧),就把手插在胸前皺著眉頭生悶氣。
我跟朋友說我剛看到的狀況,就說為什麼有些小孩就是那麼不chill。
她說養小孩跟養小狗一樣,小狗你沒有帶他出去接觸人群或跟其他狗玩,他一出了家門等於踏出自己舒適圈,就會神經質,一神經質就會有防衛心,一防衛心就容易攻擊。就像小孩,很多小孩都關在家,沒跟其他人接觸,甚至在公園有其他小孩的地方,也都被自己的父母隔絕開來,等他們長大後,會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適應環境,也比較多對他人來說不能理解的反常舉動。
像我小時候在花蓮常常下午兩點下課,就會混到天黑等爸媽回家吃飯,這時間自己會騎腳踏車到處亂晃,遇到不認識的小孩在路邊玩就會停下來看他們在玩什麼,接著就跑去搭訕跟人家說我也要跟你們玩。
後來長大自己常常一個人背包客旅行也是這樣,常常從巴士上就開始認識朋友,所以說一個人去旅行都一直一個人嗎?好像也不是。最誇張的紀錄是曾經跟三個匈牙利人玩了半個越南,還有跟三個等巴士遇到的德國人在泰國旅行兩個禮拜。
印象很深刻的是有次自己在南法旅行到了亞維農,在巴士上遇到三個台灣女生拖著大行李說著中文,我問她們妳們也是台灣來的吧,她們說是,聊起天來有點卡卡我也說不上是什麼原因,到了亞維農三個女生似乎沒有什麼出國經驗,我們四人都沒有訂旅館,於是我憑著過去經驗,知道旅館會集中在哪一區,帶著她們一起去找旅館,那時候正好遇到亞維農音樂節,旅館房間都滿房,好不容易找到一間旅館還有一間四人房的房間,其中一個女生突然變臉對我說,我拜託妳不要再跟著我們了。
當下的我真的滿臉黑人問號,當初她們連路都不會找的,還是我靠著Lonely Planet地圖找到市區大街的路,再從地圖上找旅館集中的路段的。旅行經驗當時已經算豐富的我,第一次被洗臉,居然是被自己的同胞洗。
我只說我沒有跟著妳們啊,就離開了。走在亞維農的大街上還是不能理解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我朋友跟我解釋小孩小狗社會化的事情,突然讓我理解到那個混血小孩愣了一下,又開始奔跑的心情。也突然能夠理解為什麼那三個女生會有當時讓我「震撼」的舉動。
又想到過去我的一個老闆。當時的team都是經驗很豐富的,都在更大的牌子做了很多年,也有很好的學經歷。她是個俄羅斯鄉下人,沒有很好的學歷,也正好遇到俄羅斯市場正好起來,就從櫃姐一路往上爬到當時的位置,後來也就到了中國,管了一個團隊。
當時她很容易對我們發怒,然後很愛挑一個人對他大大小小的事情攻擊,逼走了一個人,就會找下個目標。我也被當成那個攻擊目標過,變態老闆甚至把一個月後才需要完成的project的deadline壓到三天後我結婚的當天,我當時忙到公司email沒收,然後她說我沒有fulfill公司的要求。
有人解釋了「社會化」這個概念之後,我反而開始同情以前的老版,也就對她對我的諸多折磨開始釋懷。
因為最苦的時刻,不是被攻擊的人那個當下,而是攻擊者踏出舒適圈的任何時刻。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