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隨便說說,大家就隨便聽聽就好。
 
看到以下這則新聞:
 
這件事我是覺得,東西貴就是稀有,稀有就容易滅絕,容易滅絕的話,忍一忍就好,為什麼要吃它?
 
我自己是在飲食方面也有經過一番「進化」,才到了今天的邏輯。
 
當年在五星級酒店當儲備幹部的時候,輪到西餐廳,才知道包括沙拉葉之類有的沒的東西都是從歐洲搭飛機過來。當時我心裡算了算,那些食材其實在當地吃根本不貴,所以其實錢都付在幫食材買機票啊!那個時候開始就盡量吃當地時產食材,不希望我的美食是建立在對地球大量耗損上。
 
當MA之後就做到業務經理,一週規定要跟客戶應酬三次,才不到一個月就真心覺得再好吃的東西,也是有會膩的時候。
 
接著就到斯里蘭卡,當時是真的不得已,當地食物因為在處理過程當中容易受到污染,我們這種沒從小歷練的人很容易生病,也吃不慣,所以我們都透過某大使館的關係定大量的澳洲牛肉、歐洲莓果、紅白酒香檳及其他食材。口味在那個時候整個被養到非常挑。
 
又因為前男友身出歐洲豪門,我當時才知道,中產階級跟中上階級的差別在於想要買的東西的差別在於「負擔得起」和「負擔不起」,但是中上階級跟上流階級的門檻在於「有錢就買得到」和「有錢都買不到」。從中產到中上階級,進化到中上到上流階級,整個消費思維會從價格及知名度導向,變成品味導向。
 
像是中上階級為了要區分自己跟中產階級的差別,會在半年前預訂米其林餐廳,這件事情還可以拿出來說嘴很久,如果有跟主廚的合照那就更棒了!但是前男友爸媽平常不主動去吃三星餐廳,說每次都上十道菜,吃得太撐了,反而去的時候是被餐廳邀去參加只有30名左右的VIP的晚宴。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很多事情是「能不能」去做,對他們來說是「想不想去做」,當原來我們「不能」變成「能」的時候,就會「想都不去想」了吧。
 
記得有次他從歐洲帶回來好不容易要的的serrano火腿,我分享了以後(典型的中產階級愛炫耀),被朋友嗆說這還不夠高級,最高級的是ibérico,他聽了只笑了笑說妳朋友什麼都不懂。
 
他說ibérico和serrano只是品種的差別,最重要的是農莊的位置、他們怎麼飼養,甚至是風乾的過程和切肉的過程都能夠決定品質的好壞,就跟酒莊一樣,真正好的酒不是會打廣告和被哄抬價格的酒,是好到他只能口耳相傳,只供應給一批匿名的VIP客戶。
 
後來才知道他的serrano火腿的農莊過去是供應皇室的,現在只供應VIP客戶,因為產量有限,只有客戶從名單退出,須被推薦,才入得了名單,他爸光是為了等名單就等了六年。從產地直接跟農夫買就要價一公斤100歐,而且一次要買一隻腿,也不能轉賣,另外火腿也是西班牙國寶級的師父切的,預約之後,他爸爸還要派人把腿送過去,再去取回。
 
因為自己過去都在大品牌工作,很清楚知道產品售出的過程是什麼,其實就是一個讓消費者產生渴望,讓他們覺得自己有選擇,但是其實早就替他們做好選擇,然後賺他們錢的過程。
 
經歷過這個人生過程之後,人生觀也慢慢改變,不再追求潮流,很多資訊也覺得需要思考過才吸收,覺得最終能代表「個人」的,就是品味這件事。
 
有想到之前遇到一位摩洛哥包的攤主,她就在說,她老公來自於一個摩洛哥的皮藝家族,很多歐洲精品包括Hermes或LV都是跟她老公的家族拿包包,有的甚至是連設計都拿,但是擺在專櫃裡可以要價十萬,平常不貼標賣三萬卻很難賣得出去。
 
這種事情就是品味到就賺到了,品味沒到就花十萬。
 
我自己現在的生活是吃得簡單,生活簡單,喜歡細緻的東西,不追求品牌,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Barefoot的原因,也希望這樣的概念能慢慢被接受。

MAYA 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